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同心结(短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06
 

同心结(短小说)

      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花和强携手步入了婚姻殿堂。有人问:为什么他俩胸前配带的不是鲜花,而是鲜红的同心结呢?主持人说,他们两个人,就像两根线头碰到一起,打了个结,便紧密地连在一起了。这个结的名字就叫“同心结”。在嘉宾们的强烈要求下,在热烈的掌声中,新娘强娓娓讲起了同心结的故事:

     我们不是一见钟情,也没发生过“英雄救美”那样动人的故事,因为我并不漂亮,也没发生过什么不测,他没有机会当英雄。

      我们同住一个村,高中毕业后,同在村柳编厂上班。起初,我对他只是喜欢,也不是喜欢他的全部,只是喜欢他那种百折不饶,自学成才的倔劲。

      他高考落榜后,不愿再去挤上大学那条独木桥,就到村柳编厂上班了。在厂里,他一边工作,一边坚持不谢地余业写作。这两年,他在县市和省级报刊上时有散文和短小说刊出,成了村里小有名气的秀才。由于同在一个小厂,抬头不见低头见,厂里发生的每一件小事情,几乎人人都知道。我发现他不但有一肚子才华,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他家并不富裕,但他的稿费大部分都资助厂里困难工人的家庭了。这样善良的人,正是我要托付终身的“白马王子”。 于是,我就找机会和他多接触,让他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让他喜欢我。新郎忙插话说:在工作中我也更加了解她,觉得她是一个心地善良,朴实大方,能吃苦耐劳,对技术精益求精,值得我深爱的好姑娘。(大厅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不知不觉中,我们坠入爱河。新娘接着说,就在我两谈婚论嫁时,他突然被县文化馆借调去修改剧本。在他到县文化馆报到的前夜,我用一条红尼龙线精心编织了一个小小的“同心结”送给他,表明了我心迹。他也把我送的同心结当成了宝贝,誓言与我永结同心。

      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爱情,我与他的爱情海里也曾掀起过波浪。他借调到文化馆后,与一个年轻的女创作员共同负责剧本的修改加工。他们被安排在一个办公室,两张办公桌拼在一块,面对面的改剧本。晚上,他们常常加班到十点多钟。馆里有人私下议论说,这两个人才貌双全,孤男寡女在一起,难保日久不生情,没准就是天配的一双。有的人添油加醋,说的更离谱。风言风语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心里酸溜溜的。我虽然相信他的品行,但依然疑疑惑惑,忐忑不安。

       我们厂里的销售员亮三五天就到县上送次货,时常到他那儿玩。我就向亮打听他的情况。亮本来就是个爱寻开心,说话不知高低的人,见我关切的样子,就有意耍弄我说:你倒是挺关心人家,可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我看他和那个小妖精两张桌子拼在一起,面对面的眉来眼去,迟早一脚把你踹了!我听了信以为真,心里气愤,但还是强装笑脸对亮说,你个不正经的,给我滚远点!强才不是那种人你呢,不许你瞎作溅他。可是,回到家里却纠结得寝食难安。

       星期天,他从县城回乡下,名义上是看父母,实际上是回来看我。一回村,他就往我家跑。我正在淘米,准备做中饭,理都没理他一声,丢下米箩就往自己房里去,他也紧跟着进了房。他满腹狐疑地问:我哪儿得罪你了,怎么不理人啊?他跑路跑的热,脸上汗珠子直往外冒,边说边脱下了身上的夹克衫。我看到他别在裤鼻钥匙扣上的同心结,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去摘,指甲尖勾到了结心里露出来的线头,一下子把一个结拉成了一条长长的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吃了枪药了吗?”他很生气。我更没好气吼叫,“我和你无话可说!亮都告诉我了,你别在这里猪鼻子插葱——装象”。他气呼呼的转身出了门。

      午饭后,他带着亮一起来到了我家。他要亮当着我的面,还他一个清白。亮对我又是拱手,又是鞠躬说,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有意耍你寻开心,得罪,得罪!陪罪,陪罪!不过,话又得说回来,你连我的胡说八道都看不出来,把它当真,你水平到哪去了?难怪人家说热恋中的女人智商是最低的!这时,我觉得可能是真的误解了他,心里的气消了大半,便转身对亮说,呸!我早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赶快给我滚!不然,我可要拿扫把打人了。亮嬉皮笑脸地说,我走,我走!你以为我想当电灯泡吗?才不呢!他扮了个鬼脸,溜走了。
       这时,强深情的向我解释说,在他心里的爱情地带上,永远只有我一个人,只属于我一个人。他和女创作员拼桌,为的是便于讨论交流,尽快共同把剧本改好,早日回来,天天和我在一起,免得“两处相思”。我心头疑云消散,心里责怪自己一时冲动呕气委屈了他。便羞涩地说,我向你道歉吧,他一把将我紧紧地搂进怀里。(有人哄笑,有人鼓掌)

   第二天一大早,我送他返城,把一个跟以前一模一样的同心结递到了他的手上说,这是我咋晚连夜用心重新编织起来的。他明白我的意思,什么也没说,搂过我,“吧唧”一声,在我脸上留下以个热吻。(大厅里又是一阵哄笑,一阵掌声)

最后,新娘更加动情地说:人生往往因为不明真相,对一些事想不通,放不下,在心里成结,若不能及时解开,就会为其所累。一条简单的线,经我之手而成结,实为情结。又因我扯结为线,线虽还是原来的那条线,但已失去爱的内涵。我再绕线为结,与原先的那个结虽然一模一样,但我们的爱情经历了风雨,得到了升华。

     一阵更加热烈的掌声响彻大厅,那是对新娘结束语的高度礼赞。

      作者:骈国华      通讯地址:淮安市淮海西路228号西苑小区

投稿微信:Chenjin721019

投稿信箱:15261798033@163.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洪泽湖文学》感谢您留言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