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佛学与科学融通的对话(135)
发布时间:2019-09-20
 


杨新宇&明心斋主


中篇、融通的方法论


佛学与科学融通的对话


12.实践哲学思路

Jiang:我支持yxy的工具主义的基本立场,小古的思想还是更古典和更西方些。

不过,yxy的工具主义是半调子,是死守在理论表征层面的工具主义,这就是他为什么认为海德格尔在科学哲学上无用的原因。实际上,理论表征活动自身也是工具性活动的组成部分,其合法性、合理性必须要诉诸人类整体实践来谈。这就是为什么小古反复提醒与境,yxy一再拉回来讲标准。

yxy似乎认为“可预测标准”可以独立起作用,是没有认真考虑科学实践。当然可以将其他标准也说成是“可预测标准”的表现形式,但这没有什么意义了。把真理的丰富内容缩减后套入公式,最后实际上只讲了“可预测性”就是“可预测性”。

海德格尔对可预测性标准的批判,确实如yxy所说的那样,没有涉及到我强调的科学实践中实际上应用可预测性标准之外标准。但我追随劳斯的科学实践哲学,认为是海老不够彻底所致。他敏锐地认识到实践的关系比理论的关系更深,但他误以为科学本质上仅仅是理论性的,没有深刻地领会到科学的实践性,没有意识到即使要在科学中成功运作也离不开在手的状态,不能仅仅停留在对“现成物”的静观上。应该说劳斯是接着海德格尔说的。


Mou ren:蒋老师:纯粹理论性的“科学”是否有可能存在?


Jiang 我认为,究竟而言,纯粹理论性的“科学”不存在。归根结底科学是人的在世方式。当然,这涉及到“理论性”的界定,容易扯皮。


Yxy:老蒋强调实践是道理的,但我要强调,第一,理论表征并非脱离实践,强调预测就是为了实践,正确的预测才能更好的实践,理论表征层面上强调预测就是在强调实践性。第二,对实践哲学我不了解,“理论表征活动自身也是工具性活动的组成部分,其合法性、合理性必须要诉诸人类整体实践来谈。”这话原则上是对的。但如果不细致梳理实践过程,而是通过引入“整个人类整体实践”把问题搅的更复杂,那是不利于问题解决的。第三,如果想细致梳理实践过程,那么一种能把理论表征层面的问题先梳理清楚的理论显然是最好的出发点。所以实践哲学应该接着逻辑实证主义说,不应该另说一套。

我认为逻辑实证主义理想可行,只不过后来受了点挫折。逻辑实证主义最终涉及到归纳逻辑,但卡尔纳普研究归纳逻辑的结果发现全称命题确信度都为0。受此致命一击,以后追随逻辑实证主义的人就少了。其实后来芬兰学派完善了卡尔纳普的归纳逻辑,这条路又能走了,但大家注意力已经不在那了,以致在科学哲学界逻辑实证主义似乎成了边缘。

我认为科学就是以正确预测和置信度为标准建构理论工具的工作。这和逻辑实证主义的大方向是一样的,但有调整。我认为经过这些调整,已经足以回应理论表征层面的各种质疑了。向实践哲学延伸应该以此为出发点,否则难免会在实践丛林里迷失。


13.存在哲学

Jiang:最重要的,海德格尔的真理不是在理论表征的层次上谈的,而是在存在论意义上讲的,要深一个层次。


Yxy:这也是我想说的。海德格尔那一套不是理论表征层次,所以和我们讨论的问题不相关。他想接触“真实”,我对这个方向是认可的,它和佛教有联系,当然他的成果比佛教还差了点。但那是另一个领域,和科学哲学没什么关系,也没法用到科学领域。他也批评不着预测性标准,人家说的就不是他那个问题。搞科学哲学参考一下他的说法可以,但应该明确是两个不同层面。

从理论表征扩展到实践,从实践再扩展到存在,这确实是进步。但在讨论更高层面问题的时候不能把低层面的成果给丢了,更不能把高层面问题当作否定低层面结论的工具。


Jiang:海德格尔的东西绝非与科学哲学无关,他比分析哲学进路的哲学家更深一步。吴国盛提出第二种科学哲学是有眼光的,虽然后来并没有太多的研究成果。


Yxy:我认为吴的第二种科学哲学,既不是科学哲学,也不是存在主义哲学,而是自然哲学,本质上是包装成哲学的另一种世界观,其地位和科学理论相当,而且和科学是直接竞争关系。在历史上,自然哲学和科学发生过竞争,当然是失败了。吴想复兴它也不太可能。

    存在主义哲学是有东西的,我也认为海德格尔比分析哲学深一步。存在哲学强调的是真实,而科学强调的是真理,二者不在同一层次。存在哲学应该接着预测原则和实践观点继续说,而不应该否定预测原则另说一套。

,您帮他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