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他本一代战神,却成为被小说歪曲最厉害的将领,被后人遗骂千年!
发布时间:2019-09-30
 

他本一代战神,却成为被小说歪曲最厉害的将领,被后人遗骂千年!

在看隋唐时期这段风云历史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名将辈出的时代,所谓"乱世出英雄",正是如此。但是,不是每一个打仗打得好的将军都会得到后世人们的青睐,其中苏定方就是这么一个被人们歪曲史实的一代"战神"。在真实的历史上,他横扫西突厥和百济国,在大唐边境立下了赫赫战功,使大唐的威名远扬天涯海角,和那个在高丽战场上势如破竹的百胜将军薛仁贵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但是到了《隋唐演义》里,这位战神就成了被后人嫌弃的"反派人物",因为他是《演义》里银枪罗成的死对头,最后还用卑鄙的阴谋害死了这个隋唐好汉,尽管在真实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罗成这个人,但是因为罗成仍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人气角色",因此,苏定方就成了被后人扣上了"反派"帽子的"奸诈小人"。在这里不得不替苏大将军喊一声冤枉,下面让我们看看在历史上真实的苏定方是什么形象。

苏定方本名为苏烈,定方是他的字。苏定方从小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年少英雄,在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和他的父亲一起上战场前线讨伐各地的土匪,也算是将门有后了。后来父亲去世,苏定方继承了父亲的遗志继续投身戎马生涯。隋末时期,正是各地都是风起云涌的一个乱世,他这样的少年英雄正是生逢其时,苏定方就在烽火狼烟里迅速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青年将领,后来被一代兵家宗师李靖看中,成为了这位大宗师的唯一一名关门弟子。李靖的打仗能力在古往今来的所有将领里,绝对是前十名的水平,所谓名师出高徒,在这么一个老师的指导下,苏定方的军事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公元630年,大唐对东突厥发起了进攻,带兵的主帅正是李靖,而身为李靖关门弟子的苏定方也随军出征。此时,东突厥的首领颉利可汗还沉浸在自己把上门的大唐使者唐俭骗作人质的沾沾自喜之中,他以为手里有了大唐的使者,就仿佛戴上了一块不死金牌,可以在北方暂时得到修整的时机。对于自己的这招缓兵之计,颉利可汗一想到就忍不住会从梦里笑醒。但是今晚他是被外面的喊杀声叫起来的——苏定方趁着夜晚的大雾天气,只带了二百名精锐骑兵就杀入了东突厥的大营里,手起刀落,把还在睡梦里的突厥人砍得就像切瓜砍菜一般,同时苏定方还把火把扔在了突厥人的粮草堆上,一时间火光冲天,外围的李靖看见突厥大营里燃起了大火,知道夜袭成功,乘势带着大军掩杀过去,把东突厥杀得人仰马翻。颉利可汗毕竟也是一国之君,心理素质倒是很好的,看局势不妙,也顾不得他的部下们了,抢了一匹快马扬鞭就跑。

此番战役中,东突厥的家底都被唐军吃了个精光,除了君主颉利可汗自己跑了,剩下的上到王公贵族下到士兵家属,都成了大唐的俘虏,就连颉利可汗的亲儿子也被苏定方五花大绑地送回了长安。而大唐方面损失了很少的兵力,并且原本被颉利可汗作为人质的大唐使者唐俭在这场战役中也毫发无损,身为先锋的苏定方立下了当之无愧的汗马功劳,他直接被破例提拔为了中郎将。

此后,苏定方在大唐的边境地带继续带兵征伐,继灭掉东突厥后,又把西突厥的君主、思结和百济国的君主都生擒活捉,一举打出了一个雄壮威武的大唐气度,被大唐西域各国视为战神,初唐时的唐太宗被各国尊称为"天可汗",其中不得不说就有苏定方的功劳。

苏定方的战术特点应了那句老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千年之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上,希特勒一手"闪电战"让欧洲各国臣服,而千年之前的苏定方恰恰是"闪电战"的祖师爷。在攻打百济的战役中,十万唐军在长途跋涉数百里之后,连阵列都不摆,就直接以雷鸣之势大举进攻,对面的百济军队从来没见过连阵势都不摆就杀上来的军队,一时间手忙脚乱,被唐军一波就打到了国都城门,而此时百济国都的城门甚至都来不及关上。国王看见唐军如此凶猛,战意全无,直接就举起来了白旗宣告投降。

这么一个为大唐建立了赫赫战功的战神,竟然因为一部小说就被后人所误解。不仅如此,其实在小说里被黑成"奸诈小人"的苏定方,不仅是大唐名将,而且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好——他是拒绝腐败的光荣代表。他拒绝的对象呢?就是在小说里名声很好的程咬金,这不得不说是对后人的一个讽刺。

当年在苏定方还是一个普通将领的时候,他跟随上司程咬金去平定西域的进攻。苏定方很快就以五百名骑兵打败了敌方的数千人马,夺得了大功。但是程咬金看他一个年轻人竟然不懂得让功劳给上司,就暗地里给他小鞋穿。这样就算了,后来程咬金在小人的唆使下,竟然从降军那里收取财物,苏定方是个耿直的人,不仅没有和上司同流合污,还把这件事情捅到了朝廷,程咬金也因为这件不光彩的事情被朝廷罢免了。

人们经常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其实并不是这样,历史对于人们不仅仅是意味着过去,更是对人们当下的一个反映。苏定方,一个在正史里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战神,竟然会因为一部小说就被无知的人们污蔑为小人,实在是让人感慨无知的罪恶。而还历史上英雄们的美名,不仅仅是亡羊补牢和拨乱反正,更是教育后人们在评价他人的时候,不要听见风就是雨,而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大脑去想,给一个人最客观最准确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