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发布时间:2019-06-29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虽然节目已经拍摄结束并播出了,但是和小岗村那份魂牵梦绕的情未了,祝福新的时代小岗村再领风骚,祝福小岗村的乡亲们生活越来越甜蜜”。

——导演:张成军

从拍猴子到拍农村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张导,我知道你从拍《大黄山》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黄山短尾猴》,这部片子从播出到现在,应该获了不少奖项了吧?

A:《黄山短尾猴》这部纪录片当时获得了“星光奖”电视纪录片大奖提名,还有多个关于纪录片的奖项。2017年夏天短尾猴播出,年底,我就进入剧组来拍小岗了。

Q: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小岗村也算是一个标志了。那请问张导,您接触的农村题材不在少数,那您觉得自己对农村题材算不算熟悉呢?

A:也不能算熟悉,反正农村我也接触过,但都是表面上的多一些,时间长了之后陆续有一些了解。我们在黄山,特别是短尾猴拍摄的过程当中,也是住在农民家里的,每个月出去拍个十天半个月,我觉得比小岗的条件还艰苦一点。在小岗能住在培训中心里,我觉得对我来说还是比较不错的。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您主要拍摄的是哪些人物呢?对于拍摄相对不够具有吸引力的农村与农民生活,哪怕是小岗这样典型的乡村,您有没有感觉有一些困难?

A:我主要负责拍摄袁怀清、汪强等三位。难是肯定难,而且这个节目的难度和我们以往做的文史类节目不一样,首先小岗它是一个名村,这么多年媒体对它狂轰滥炸,持续的报导已经让很多人都知道小岗村的内情了。要做这么一个纪录片,首先面临的就是角度应该怎么选,你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去进行拍摄。

我们拍摄的目标就是要有新意,有陌生感,通过这部纪录片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小岗。目前正是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个关口,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去反映出小岗村的变化,周期比较短,时间也比较紧,面临的主要就是这些难点吧!其实概括起来就是通过小岗看中国的农民、农村、农业问题。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小岗村可以说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那它和其他的农村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

A:

所有农村呈现出来的矛盾,例如农民之间家长里短的纠纷、在新形势下所面临的问题、一些政策方面的执行等等,其实都大同小异,具有共性的。这个地方被外界关注了这么多年,老百姓见多识广,各路媒体也都会来访,自然就让他们产生了自豪感和优越感。另外,村民接触的媒体多了也会有自己的套路,他们总结出来了一套对付媒体,接受采访的语言。其实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面具撕掉,把他们“打回原形”,变成普普通通的农民,让他们还原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把最真实的自己呈现在我们的镜头前。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下到田里去,走进家里去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那您是如何去和他们建立信任感,让他们在镜头前愿意展现出真正的自己呢?

A:那就是交朋友,只有和他们以心相交,才能看到他们最真实的一面,让他们回归到他们的本色中去,没有表演或者应付的成分。其实他们有他们朴实的一面,也有他们充满生活智慧的一面。我们开始采取的办法也没有太复杂,也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就是天天和他们泡在一起,没事就在一起交流。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乡村人过日子,不知道哪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您怎么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偶发事件的发生呢?

A:当他们真的理解了你,跟你建立起感情之后,他们就不会在你面前装了,他们会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你。我们拍摄也是纪实性拍摄,不会去刻意的组织什么,一切都按照他们生活最真实的一种方式去记录,包括人物对话也是这样的。打消他对镜头的陌生感,让他习惯在镜头前活动,这也是一个过程,对我也是有一定启发的。以前我拍摄纪录片《黄山短尾猴》,猴子是很难打交道的,你让它认可你是要采取一些友好的方式的,同时我们也要去了解它的习性和生活的一些基本规律,这里面就包含着相互互动的过程。采访小岗村的老百姓其实也是这样的,从一开始的陌生到熟悉,再到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跟他这个家庭的成员都有了很好的良性互动,到最后形成了比较浓厚的感情,想看到他们真实的一面,这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在这个片子里面,袁怀清是特别能打动我们的人物之一,无论从我们的前期拍摄还是后期的处理,他身上和他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导演们都是带着自己的情感在记录他吗?

A:是的,一定要这样。就和写文章一样,写文章带着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能够打动人的,你作为一个旁观者所写的文字,自然会有一些区别,用镜头去记录也是一样的。我们的镜头要有温度,不只是单纯的记录一段影像,这个影像要能打动观众,要有情感,才能使画面可以传情答意。好的画面可以打动观众,能够勾起人们的思绪万千,只有用心的拍摄,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来。而且老天爷也在帮我们,正好这场大雪是纪录片的开篇,提供了很好的外部因素,一下子就吸引住观众了。坏时光、好新闻,有时候一部好的作品也需要一点机缘,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种不好庄稼一季子,娶不好老婆一辈子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程夕兵身上有很多的故事,也很具有代表性。但是袁怀清开始不是主要人物,您是怎么把他带到纪录片当中,让他成为主要角色的?他身上又有哪些吸引你、打动你的品质呢?

A:这是在拍摄过程当中不断地靠近、接近他才发现的。袁怀清作为一名农民很本份、很纯朴、憨厚,但是他特别的乐观,任何时候脸上都没有愁云,笑呵呵的。他是小岗村小袁庄的村民组长,也是一个热心人,为村里办事相当认真负责。他的家里有一个大哥,今年快80岁了,得了一些疾病,失去了劳动能力,他两口子就一直赡养着大哥。他的两个孩子都在外打工,他的身上具备了农村农民家庭最普遍的一种形象,他们家是特别能体现农村生活的家庭。

有一次拍摄的时候,我对他说“怀清,这么多年了,杨文梅(袁怀清妻子)就是你的贤内助,你花了这么长时间忙队里的事,文梅也就发发牢骚,跟你拌拌嘴,但是从来不阻拦你,尽管会不高兴但还是支持你去干”。他不太会表达,但这可能是农村汉子一种特有的表达方式,他就随口说了两句话“种不好庄稼一季子,娶不好老婆一辈子”。他也不会用年轻人很浪漫的语言去表达,但这可能就是他对老婆最深厚的情意了。

小岗精神:敢干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您拍了这么多小岗村里普普通通的农民,跟他们走的这么近,如果要您用几个关键词来评价他们,在他们身上,或者整个小岗村的村民身上您有什么深刻的感受呢?

A:要说共性呢,我觉得他们的共性就是敢干吧。在过去,地域生态决定了他们的性格。另外,他们做事的时候也有执着的精神,图谋改变,想把小岗发展起来。其实他们现在生活水平都不差,比一般农村的生活强多了,他们都住进新的小区了。还有就是勤劳,农民毕竟是跟土地打交道的,还是有勤劳的一面,田地对于农民来说就是根本,走到哪去田地都不能丢了。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Q:《小岗纪事》已经播出完毕了,您的心里对整个片子有些什么样的希望或者期待呢?

A:这一年下来,从开始不断地向终点迈进,从创作的角度、从纪录片人的角度来说,肯定是希望我们的作品在播出以后引起反响、产生共鸣。希望可以从这部纪录片中让大家看到真实的小岗,不仅仅是人们眼中不一样的小岗,而是一个真实的小岗,一种能够真正表现小岗人不断奋进、不断努力的发展致富的一种愿望。其实就是能够对当下,对“三农”产生一种新的、正面的影响和推动作用。

张成军

小岗纪事·人物|一个拍猴子成名的导演,现在居然成了小岗村

安徽广播电视台海外中心纪录片导演,先后在《安徽人》、《记者档案》等栏目工作。 参加过多项电视获奖节目的创作。《我的小学》获第六届(2001年)金熊猫奖。《江南》获第十七届(2002年度)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一等奖。 《中国民工潮》获2003年度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系列片一等奖。《记者档案》获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2003年度“十佳公共栏目奖”。《记者档案》获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2004年度),新闻名专栏奖。《我的父亲》获2009年度安徽电视新闻奖特等奖。《大黄山》获2014中国(青海)世界山地纪录片节特别奖。 第2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 2014“金熊猫奖”,自然及环境类亚洲制作奖。 第十三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担任纪录片《黄山短尾猴》总导演。该片获“星光奖”电视纪录片大奖提名作品及多个纪录片奖项。 获2017年度国家广电总局“优秀导演”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