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发布时间:2019-12-01
 

2005年3月,父亲身体欠佳,住进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

4月18日,母亲打电话告诉我,医院给父亲下了病危通知书。第二天,我向单位请了假,赶回吉首。20日,父亲的两个侄子也从山西老家赶了过来,大家轮流在医院陪护父亲。

21日上午8点多,我伏在父亲耳边轻声对他说,想给他喂点牛奶,他说:“不喝。”

然后,我坐在父亲枕边,给他按摩头部。

时间安静地流逝着,突然,我发现父亲的脸逐渐变乌,手背也一样。父亲病床前的心电测试仪上忽高忽低的数值,表明他的心跳频率极不正常。

我赶紧叫来医生和家人。

我暗自祈祷着,祈求父亲的心率赶紧平稳下来。

然而,事与愿违,这次医生也回天乏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的心电图慢慢变成了一条水平线。

湘西州人民医院是父亲转业后到地方工作的第一站。现在,这里成了他生命的终点站。

父亲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005年4月21日这一天。

我悲恸欲绝,嚎啕大哭。我不相信父亲就这么离开了。我实在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更没想到父亲的“不喝”竟成了与我永别的遗言。

父亲走了,他真的走了。他带走了伴侣对他的牵绊,带走了家人对他的眷恋。他以85岁的高龄走完了他人生不平凡的旅程。

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高风亮节、光明磊落、浩然正气的一生,是对党对人民赤胆忠诚的一生。

1920年5月25日,父亲出生在山西省神池县东毛家灶村一户贫苦农民家里,在兄弟姊妹五人里排行老二,上有一位哥哥,下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父亲大约十岁时,他的父母就相继去世了。

听母亲说,那时父亲家里穷得叮当响,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他十二岁就给地主家当牧童。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里,父亲还得去给地主家放牛、放猪。由于没鞋穿,他两只脚都冻的不成样子,到处开裂。

父亲一家住的是石头搭建的窑洞,吃的是山野菜。一口山塘水,人畜共用。

2017年,我回山西老家,看那两间窑洞还在。由于年代久远,有一间窑洞大部分已经坍塌,洞内洞外杂草丛生。陈旧干涸的山塘和坍塌的窑洞,见证了父辈们的艰辛岁月。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父亲小时候住过的窑洞

我不敢想象,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父亲当年是怎样生存下来的?

1938年2月,抗日的战火烧到了太行山,伯父想报名参军。但那时伯父已经结婚,伯母舍不得让我的伯父出去,便让我父亲代替伯父参加了八路军。那时,他还不到十八岁。4月,父亲在八路军一二零师三五九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5月便转为正式党员。

抗日战争期间,父亲先后担任过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卫生看护、看护副班长、卫生班长、护士队队长、护士长,参加了百团大战、麻子山战役、四平战役和明堡战役。1943年,父亲参加了延安整风学习,亲自聆听过毛主席的报告。1944年,父亲参加了延安大生产运动,被评为劳动模范。

抗战结束后,父亲被调到东北参加剿匪斗争,在这期间先后担任过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一师一团一营营部医生助理、四野十纵队二十八师八十二团一营营部医生。他参加了四平保卫战、长春飞机场战斗、辽西黑山战役,任战地救护队医生,实施战场救护。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解放东北纪念勋章 1948年

解放战争时期,父亲从河北一路南下,参加了宜昌、重庆等解放战役,还参加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1949年4月,父亲任四十七军一三九师四一七团一营营部医生。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解放西南胜利纪念勋章1949年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解放华中南胜利纪念勋章 1950年

张颖:父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华北解放纪念勋章 1950年

1950年元月,父亲由四川调到湘西,任沅陵军分区后勤卫生处材料股股长、后勤休养所所长、后勤医院院长。

从军14年,父亲跟随部队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仗也打遍了大半个中国。

1952年8月,父亲无条件服从国家安排,转地方工作,任湘西苗族自治区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1962年8月至1971年10月,父亲又先后任湘西州防疫站站长、湘西州医药公司经理、湘西州精神病院革委会主任。1971年11月,父亲被调任为吉首卫校副校长。

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被造反派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家里被抄了家,抽屉、柜子、箱子全被贴上了封条。在单位,父亲被挂上“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牌子挨批斗,可他从未说过半句怨言。

父亲一辈子勤政为民,清正廉洁,不求回报。从不向组织伸手要名誉、要官职、要金钱、要利益,就连每次工资调整时,他都主动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同志。

父亲的胸怀,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1982年,父亲离休后,享受副厅级待遇。

光阴如梭,时间飞逝。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4年了。

14年来,我时常想念父亲。想念在他身边能够经常聆听他的教诲的日子,听他讲述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

对父亲的谆谆教诲和良苦用心,我很是感激。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做人,怎样处事,是他教会了我要对他人常怀感恩之心。

父亲始终是耸立在我心中的一座丰碑,他从未走远,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活在我的梦里,活在我的精神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