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教育之道,唯俭与静
发布时间:2019-11-01
 


我向来认为,教育不只是教育部门的事,而是全民的事业,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古代的六部尚书,主管教育的礼部从来都是排在第一位,可见中国古人重视教育不是玩虚的。记得当年填报高考志愿时,老师叫我填一所师范院校以防落选,我说绝不做老师。那时认为当老师没出息,一心想当工程师。


后来机缘成熟良心发现,为自己当年的幼稚和偏见深感惭愧,才开始关注教育。1993-1998年我以义工身份参与筹建了宝光寺慈善功德会并负责宣传工作,募捐资助贫困学生与失学儿童。2000年左右,我给当时国务院分管教育的李岚清副总理写了一封信,表示反对教育产业化改革。我从传统文化“身国同构”和中医整体观出发,认为教育乃国家民族之“肾气”,教育产业化将导致“肾虚”、“肾浊”,利在眼前,祸在长远,并提出了发行教育彩票的详细建议。2004年我自己有了儿子以后,对教育就更加关注了。


教育之道 唯俭与静


谈到教育,相关的书籍、理论可谓林林总总汗牛充栋。我也曾浏览过《父母手册》、《育儿大全》之类的,也了解过冯德全“零岁早教方案”。客观地说,所有这些都在“术”的层面谈,未触及教育之“道”。除了《礼记·学记》、《荀子·劝学》、《学庸论语》以外,诸葛亮的《诫子书》可以说是一篇谈教育之“道”的极致文章。


全文86字,要紧的56字,可概括为八个字“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八个字成了无数风雅之士的座右铭,却不知这是教育的核心纲要。八个字还可浓缩为四字“淡泊宁静”或两字“俭”与“静”。这是真正明道的人才能讲出的经验之谈,也是古今所有贤哲的共识。


《诫子书》认为“俭以养德,静以成学”。人要成德成学,首先要能淡泊物欲才能静心学习,否则心性浮躁根本学不进去。道家《清静经》也讲“人心好静,而欲牵之”。所以古语警告说“玩物丧志”。但若以此“俭”与“静”的要求来检讨当今的教育,问题就太严重了——恰恰相反,是“奢”与“躁”。先说“奢”吧。


根据现代消费理论,商人们要想赚钱,就得在孩子、女人身上打主意。我们看看现在的儿童玩具玩乐行业,可以说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每个孩子都有一大堆的玩具,那多半都是各种各样“爱心”的体现。我的一个学生,以前几乎每周一个新玩具。而最糟糕的是,几乎每一个学校门口周围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具店,文具店几乎也成了玩具店,每天学生放了学就往店里钻,各式各样新奇的玩具逗得孩子心痒难耐,于是就要打主意想办法,或缠着父母买,或撒谎套钱,或偷钱去买。如此一来还怎样养德?


再来说“躁”。除了太多的玩具扰得孩子心神不宁以外,各种各样的电子游戏又是挠向孩子心灵的第二只魔爪。数年前我曾认识新津的一位雷老师,她的孩子被电游害得几乎要毁了,不得已她倾尽积蓄办了一个绿色网吧,帮同样受害的孩子戒网毒,受到很多父母的欢迎。一次我在新津办夏令营,一大早去网吧发邮件,发现满屋子趴着东倒西歪的青少年,一个个蓬头垢面脸色焦黄,泡面盒、饮料瓶摆了一地,看到此景我当时心痛得想哭。


我儿子的一位大表哥就是这样被电子毒品毁掉了前程的啊。对此多少父母苦不堪言、痛不堪言、欲哭无泪,学校老师们也愤恨不已又无可奈何。现在大学周围也是陷阱密布,网吧、歌舞厅、单租房……吃喝玩乐应有尽有,美其名曰校园经济。前几天,西安一位大学生小刘因为沉迷网游,掉入“校园贷”陷阱负债二十多万元,最后被逼在家上吊自杀。难道这仅仅是孩子和父母的错吗?难道这不是被社会害的吗?我们的社会对这些问题从国家教育战略层面进行过深刻的检讨和反思吗?


前两年国家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不少地方官员首先想到的就是大搞游戏产业。这样的“文化产业”越发展,造的“孽”越“惨”啊!现在网游、手游太多太方便了,手机、电脑、电视、学习机都可以玩游戏。我们这个浮躁、功利、短视的社会如此四面挑逗、引诱、围攻我们的孩子,他们的心性怎么能不浮躁呢?更有各种儿童垃圾食品包围着学校,造成孩子食糖过量更加躁动不安,他们就算有三头六臂也经不起这般围剿啊。


都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我们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时候,想到过限制那些打孩子主意的行业,来保护孩子的身心免受染污和引诱吗?我们有这个认识吗?细胞的病变反映了整体健康的危机。教育的失败不是一个家庭的失败,而是整个民族的失败。很多孩子出问题,看起来好像是家庭教育问题,其实是我们的社会出了问题。一个孩子没教好,全社会都有连带责任。


一些私塾学堂深知当今教育环境的恶劣,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诱惑远非孩子所能抵御,整个社会的滔滔浊流更非孩子所能抗衡,于是纷纷选择了“避世”,躲进山里或乡下。他们这样做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也许一般人现在很难理解这种做法,其实这种做法古已有之。古代很多大有作为的人,少年时都是“潜龙勿用”躲在山里读书,学成才出山。


江油匡山书院的少年李白读书台,就在大匡山里人迹罕至的悬崖峭壁之间,离家四五十华里,宛若遗世。一代诗仙就是这样炼成的。李白尚且要经如此磨砺,何况普通子弟啊。少年耐不住寂寞,必将终生寂寞。奉劝那些想发财的商人们,千万不要为几个小钱,轻易去打扰学龄少年儿童的“寂寞”啊。


客观地说,我儿子那点仅有的国学基础,主要还是在私塾学堂打下的。后来我一妥协送去上了小学,基本上也就半途而废了。古人讲,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学好一年,学坏一天。上小学后,儿子就变得越来越“奢”越来越“躁”了,以前在学堂养成的好习惯,很快就被同化掉了。再加上被外婆特别宠爱着,经常悄悄的给他买糖、买玩具,枕头下面经常藏着一包一包的糖果,躲着吃,结果不到十岁,牙就被虫蛀了。


所以,让孩子“受伤”的岂能说是经典?多少腐骨蚀魂的伤害,都在以“爱”的名义痴痴地进行着,现实有时就是如此无奈。所以教育不只是教育孩子那么简单,你还得“教育”很多无法教育、无权教育的人,仿佛为了孩子在跟整个世界拔河。隔代溺爱是中国社会的通病,古人早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在五行生克里面,总是隔代相克的,比如水生木,木生火,而水克火——祖克孙。五行每一个都是如此,《阴符经》也说“害生于恩”。由此可见,那些爱孙子或将要有孙子的人们,你们一定要保持觉悟啊。


作者:邹智敏,号草山居士,羲黄书院院长,普贤文化中心创办人。融汇了中华传统文化基本原理和脉络,编写有《宇宙代象学》。


(END)




版权说明:


本文来源于 真师精选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删除



喜欢请点赞 分享朋友圈 也是另一种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