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我生活在南庄子之三,(这样的童年故事你曾有过吗)
发布时间:2019-11-1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置顶

小时候,我最高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电影、听评书、讲故事了。


记得不知从何时起,家里有了大的喜事,譬如孩子考上学了,生儿子了等,就要到乡里请人家过来放场电影(这是条件好的人家)。


那时通信不是很方便,但谁家有什么喜事,在哪个地方放电影,这信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到了每个村每一户,为了能看上一场电影,能走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的路。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佩服那时的勇气和激情。


放电影的地方其实特别简陋,摆上一张桌子,上面放电影机,前面的电影幕布要不挂在树上,要不埋两根杆子挂上,在电影机最后面也是比较偏的地方放发电机。


只要天一黑,电影场就汇聚了四面八方来的人们,人们欢声笑语,打打闹闹,热闹非凡。


有的自带凳子或是马扎,有的带片布,还有的就是随地而坐。放电影机的后人,基本上都是站着的,由于空间有限,视线受阻,这可难不住充满智慧的老乡们,在树枝上、在草垛上、在院墙上都挤满了看电影的人们。


我那时比较小,经常是表哥或大一点的玩伴带着我们去看电影的,出发前就交待,要跟紧,不要丢了。


那时,农村还没有通电,只见一片黑压压、交头接耳的人群,在人群的四周,摆着不少的小摊点,有卖糖的、卖糕点的、卖小吃的、卖甘蔗的等等,都是自家产的东西,说话声、口哨声、吆喝声、叫卖声汇成一片,很是热闹。


突然间,发电机的声音响了起来,电灯也跟着亮了起来,这亮光似柔和的太阳光,撒在每个人的脸上,这一个个被阳光晒得坳黑的庄稼人的脸上此刻都洋溢着幸福开心的微笑。


那时的影片大多是战斗片、功夫片,爱情或生活片少,看了一次电影后,都是人们谈论、模仿话题。

小时候的我们,文化生活比较单调,听评书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记得有一个叫李恩彩的人,会说评书,那时晚上吃了饭,月亮明亮起来,闲来无事,他就在院子里,把“笆斗”倒过来,找一双筷子,就开始一边有节奏的敲击“笆斗”,一边开始说评书。


只见他嘴里叼一支烟,眯缝着双眼,开始了有节奏的表演,他时而低沉、时而欢快、时而吲吭高歌,敲击声也随之变化。


那时说评书大都是《杨家将》《水浒传》《岳飞故事》等等,那时纯真的我们,也经常被评书感动着,也经常为历史人物鸣不平。


这可能也是我从小喜欢历史的由来吧。


还有一位住在同一村子的老人,他就一个人,我们都叫他李老头。


他的家只有一间房子,在池塘边上,吃饭用水都要从池塘里挑,由于年龄大了,他也不太方便,我们就经常过去帮他, 他喜欢和我们小孩子们玩,还会讲故事,他的门口就是我们经常玩耍、光顾的地方。


我记得他讲过一个吃黄豆放香屁的故事,惹得我们哈哈大笑,并编了一首“香香屁,屁屁香,香给地主香衣裳”歌谣。


我们一边“杀羊羔”(儿时的一种游戏),一边唱着他教的歌谣,快乐而自由。

-未完待续-

2019.1.21      文|吴志军

今日分享:

儿童喜欢尘土,

他们的整个身心像花朵一样

渴求阳光。

--泰戈尔

我们微笑着说我们停留在

时光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洪流

无声的卷走。

--郭敬明


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