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全球治愈艾滋病第一人
发布时间:2019-08-15
 

也许很少有人听说过蒂莫西•雷•布朗这个名字,他既不是万众瞩目的影视明星,也不是叱咤风云的政治领袖。然而,全世界的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个住在德国柏林的白人男子。他曾经被艾滋病折磨了整整10年。不过,2010年12月8日,一个由德国三所大学医学部研究人员组成的七人小组在著名的科学杂志《血液》上发表论文称:“我们的研究结果证明这个病人的艾滋病被治愈了。”

全球治愈艾滋病第一人

自1981年艾滋病毒被发现后,这个“恐怖杀手”在30年间已经夺走了2500万人的性命,另外仍有超过3000万艾滋病的感染者正在遭受痛苦的折磨。尽管世界各国投入了大量人力和金钱试图找到攻克艾滋病的方法,然而直到今天,已经研制出的某些药物也只能在某种程度上缓解病人的症状和延长病人的生命,“治愈”这两个字对于艾滋病来说简直就是奢望。艾滋病毒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人类如此头疼呢?

无解的难题

艾滋病是由HIV病毒入侵引起的,这种病毒会选择性地攻击CD4-T淋巴细胞。它会潜伏在CD4细胞中长达数年。当这些细胞被激活后,HIV病毒就会在CD4细胞中大量复制、组装,形成新的病毒颗粒,这些病毒释放出来后,又会继续攻击其他CD4细胞,从而导致大量的CD4细胞受到破坏。而CD4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非常重要的免疫细胞,它能协调人体抵抗细菌、病毒的攻击。健康人每毫升血液中CD4细胞的数量应为500-1500个,这一数量一旦低于每毫升200个,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遭到致命的打击,就像保卫人体的“安全卫队”突然瘫痪一样,使得人体的抵抗力变低,各种细菌、病毒都会趁虚而入,一些在常人看来无足轻重的疾病都可能是致命的。所以,艾滋病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摧毁了人体精锐的“安全卫队”,让人体赤裸裸地暴露在“入侵者”面前。

全球治愈艾滋病第一人

1996年,美国洛克菲勒大学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的何大一博士发明了鸡尾酒疗法,即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何大一博士推算,以当时药物抑制病毒的水平,大概4-5年之后艾滋病就能完全被清除,这让人们一度看到了彻底治愈艾滋病的希望。然而,十几年过去了,艾滋病不但没有被治愈,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全球传播。原因在于这种强力的抗病毒药物虽然可以杀死99.99%的HIV病毒,但仍有千分之一的病毒能够逃过一劫。它们躲进CD4细胞中既不活动也不复制,形成规模不大但威力巨大的病毒储存库。抗病毒药物无法攻击细胞内的病毒。因此病人一旦停止使用药物,这些病毒就会重新“苏醒”,进入疯狂的复制状态。更麻烦的是,最近科学家发现HIV病毒不仅可以通过在血液中感染CD4细胞,还能利用已被感染的细胞作为媒介接近健康细胞,从而实现病毒在细胞间的大量传播。这种传播方式由于不经过血液,使得药物对其的影响也很小。由此看来,身为人体“安全卫队”的CD4细胞不仅为HIV病毒提供了安全的避风港,甚至还被这些病毒直接“策反”了,转而去攻击人体中其他健康的免疫细胞。

因祸得福

由于艾滋病毒如此“狡诈”,要想彻底将其根除似乎不太可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药物抑制体内病毒的数量。蒂莫西•雷•布朗10年来就一直在柏林的夏洛特医院接受药物治疗。然而,另一种可怕的疾病又悄悄地缠上了他。几年前,这个倒霉的人又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在两种“绝症”的攻击下,布朗的一条腿似乎已经迈进了坟墓。

夏洛特医院的主任医生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他进行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一些科学家发现有些人天生不会受到艾滋病毒的感染。通过对这些人的研究,他们发现HIV病毒必须通过免疫细胞上的CCR5或CXCR4蛋白作为辅助受体,才能进入免疫细胞。而有些人由于基因突变,CCR5基因编码区域发生了改变,HIV病毒就无法进入CD4细胞了,从而使人体对受体是CCR5蛋白的HIV病毒产生免疫,而布朗感染的恰恰是以CCR5蛋白作为受体的病毒。

于是,夏洛特医院的医生们开始思考,如果能在与布朗骨髓配型的捐献者中找到一个具有CCR5缺陷型基因的人,那么利用骨髓移植治疗白血病的同时,是不是病人体内的HIV病毒也会一起消失呢?

布朗十分幸运,在60名适合布朗进行骨髓移植的捐献者中,医疗小组找到了一位具有CCR5缺陷型基因的人。为了避免出现排异反应,医疗小组先通过化疗和放射治疗布朗体内的CD4细胞全部杀死,摧毁了他体内原有的免疫系统。2007年2月,他接受了这种天生对HIV病毒免疫的骨髓移植,捐献者的骨髓开始在他的体内运作,新的血细胞开始产生。几个月后,布朗的免疫细胞就被这种天生对HIV免疫的细胞所取代。

正如医生曾经预想的那样,新生成的细胞具有CCR5缺陷型基因。也正如医生的期待,虽然布朗停止了鸡尾酒疗法,但他的检查报告显示在他的血液、淋巴细胞、肠道和大脑内都没有发现HIV病毒。经过3年多的追踪调查后,医生们最终确信一个奇迹发生了——HIV病毒在这个病人体内完全消失了。

全球治愈艾滋病第一人

长路漫漫

当布朗被治愈的消息传出后,科学家们都异常兴奋。一些欧美的科学家已经准备鼓励具有CCR5缺陷型基因的人群捐献骨髓,并在全世界的艾滋病感染者中寻找合适的配型。他们兴奋地告诉绝望的病人:“别担心,艾滋病是可以被治愈的。”

然而,遗憾的是,布朗的奇迹几乎无法复制。CCR5缺陷型基因是欧洲人特有的,黄种人、非洲土著等人群里都不存在这种变异,即便是欧洲人,携带这种基因的比例也只有1%。出现这种基因变异尚且如此困难,更别提找到和病人配型一致的骨髓的概率了。况且在进行骨髓移植时,需要利用强力药物和放射物摧毁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这其中的风险及其引发的并发症很可能提高病人的死亡率。

不过,布朗的治愈印证了医学界之前的猜想:目前的抗病毒药物完全可以阻止HIV病毒的复制,只要能够将病毒屏蔽在免疫细胞之外,现有的药物和免疫细胞就可以将血液中的病毒全部杀死。受到布朗的启发,科学家开始思考通过基因治疗改造病人的CCR5基因编码区,把它们塑造成对HIV病毒免疫的细胞。这样就既不需要寻找合适的骨髓捐献者,也不用面对骨髓移植后的排斥问题。

理想的基因疗法应该是这样的:抽取病人体内的部分干细胞,利用锌指核酸酶(这种酶就像“基因剪刀”,可以随意“剪断”任何一个人们希望剪断的基因)剪掉CCR5基因后面的32个碱基,同时给艾滋病人进行一些温和的化学疗法,摧毁他体内剩余的对HIV毫无抵抗力的干细胞,然后再将那些被修改过的干细胞注回到病人的身体里,随着干细胞的增殖,病人体内会迅速建立一个能抵御HIV病毒的免疫系统。

第一个临床试验始于2009年,旧金山某临床研究中心的拉里查瑞博士招募了9名男性患者,他们感染了HIV病毒超过20年,虽然持续使用鸡尾酒疗法,但CD4细胞的浓度一直很低。研究人员通过“基因剪刀”修改了CCR5基因,再将这些被改造过的CD4细胞重新注回到病人体内。尽管拉里查瑞的试验没有完全替换掉原有的免疫细胞,只是为病人注入一部分被修改过基因的免疫细胞,但结果证明这一方法在临床上是可行的。6个坚持到最后的病人中有5个病人新的CD4细胞有了非常显著的增长,对HIV病毒产生了免疫。

全球治愈艾滋病第一人

近年来,科学家还惊奇地发现,在人群中存在着这么一群幸运儿,他们感染了HIV病毒,但强悍的免疫系统能把HIV病毒抑制在极低的水平上。他们可能终身都携带病毒,却不用采取任何疗法,也不会发病——这些人被称为精英艾滋病人。布朗和那些携带CCR5缺陷型基因的人能打败HIV病毒,是因为HIV病毒根本无法进入他们的细胞内部。而精英艾滋病人则能直接打击HIV病毒,让其走投无路。

麻省理工大学的查克拉博蒂教授和哈佛的沃克尔教授研究发现精英艾滋病人拥有一种特殊的人类白细胞抗原——HLA-B57基因。这种基因可以促使人体分泌更多的免疫T细胞,而且这些免疫细胞更容易识别表达HIV蛋白的细胞,而普通人的免疫细胞却做不到这一点。拥有HLA-B57基因的免疫T细胞,即使只发现了一处HIV病毒,也会迅速被激活并复制,形成一股大军,攻击体内含有同一种蛋白的细胞,从而扫除大部分HIV病毒。即便狡猾的HIV病毒变异求生,它们一样可以识别并攻击已经变异的HIV病毒。因此拥有了这种特殊的基因,人体就能彻底控制住HIV病毒。

查克拉博蒂教授说:“普通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强力T细胞,只是数量非常少而已。”因此,科学家希望利用HLA-B57基因研制出新的疫苗,使那些缺乏HLA-B57基因的人也能产生这种特殊的T细胞,从而可以对抗HIV病毒。

虽然现在还没有一种成熟的治疗手段能够治愈艾滋病,不过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进步,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入,相信有一天,HIV病毒也会像天花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请大家多多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