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习
蒙面游戏(下)
发布时间:2019-08-20
 

连续几天,郭启凡每天都打电话给她,问是否已取消“蒙面游戏”。黎悠总是含糊以对,不肯直言相告。临近游戏的前一天,他怒气冲冲来到她办公室,质问她为何不遵守承诺。

“你不该打扰我工作,更不该不经预约擅自闯入办公室,”黎悠镇定自若地说,“这样会让别人误解我们的关系,其实我们俩半点关系都没有。”

“谁说没有?我们是游戏的男女主角!”他理直气壮。

“可那是……”黎悠气结之下欲反驳,只说了三个字又刹住,眼珠一转道,“我参不参加,对你很重要吗?”

郭启凡双手撑在桌上,盯着她说:“我以为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理当心领神会,不必说得太透。”

“雾里看花,欲说还休,这可不是商人的语言习惯。”

“此刻我是郭启凡,而非郭总;此刻你是黎悠,而非黎总;我们在谈私事,而非谈生意。”

黎悠嫣然一笑:“有人说两个成功的商人在一起,或是谈判生意,或是策划一桩阴谋,我们呢?”

郭启凡叹了口气:“关于今晚的活动,我倒是制订了一个计划,不知算不算阴谋,总之我必须承认,是有一点点不怀好意……”

坐着宽敞舒适的宾利商务车,两人来到一家只对会员开放的西餐厅,享用了一顿美味的烛光晚餐,然后赶赴他朋友家参加化妆舞会,混在一群戴着各式面具的人群中尽情跳了个痛快,最后驱车进入一家酒店,进入大厅时他朝迎上来的侍应生简洁地说:

“下午预订的,a penthouse。”

总统套房?饶是黎悠见多识广也不由暗吃一惊,不过从晚上跟他出来起她已明白将会发生什么,他说得对,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无需说得太明白,何况她内心深处早就期盼这一刻的到来……

进套间打开“精灵钢琴”,虽无人弹奏,琴键却能自动跳跃,弹出优美动听的乐曲。他将她带到浴间,十多个平方大的浴池已放满了水,上面飘浮着一层鲜艳芬芳的玫瑰花瓣。

“这么漂亮的花瓣,就算事先不想洗澡也无法抗拒它的诱惑了。”黎悠开心地笑道。

郭启凡哈哈大笑,张开双臂道:“好好洗吧,我到对面池子泡一下。”说着绅士般关上门。

黎悠褪掉全身衣服慢慢浸入池中,人工智能调节的水温使人体处于最放松的状态,她惬意地呻吟一声,最大幅度地舒展身体,仿佛缩放的莲花,然后便看到身无寸缕的郭启凡威风凛凛地站在池边。

她惊叫一声将身子藏在水下,惊慌失措道:“你……你没在对面洗澡?”

郭启凡微笑道:“即使总统套房也只有一间浴室,这是国际通行标准,”他稳当当迈入浴池,“还有一点,它叫合欢池,本来就不是一个人洗澡用的。”

他游过去用力搂住她,在她额前一吻。

她全身瘫软,梦呓般道:“这是你的阴谋?”

“不,真正的阴谋还在后面……”

巨大的快感如潮水般席卷而来,迅速吞没了她的脚趾、她的关节、她的全身、她的灵魂……

当她从迷乱中悠悠醒来,高启凡正睡得香甜,左臂枕在头下,右臂搂在她腰际。她微微一动他就醒了,两人额头顶额头,在粉红色的夜灯下无声地微笑。

第二天早上他要送她到公司,她摇头说我来开车,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儿?他诧异地问。

见一个人。

谁?

伊宫秋。

你老公?高启凡大惊失色,失声说他,他,他回来了?

他一直在这个城市。

黎悠平静地说,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开车。高启凡有些忐忑,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有一夜春梦的基础,他总觉得她此举并无恶意。

车子径直开到城外,沿着山道拐入大山背后的休闲区,最后在一家庭院深深、没有标牌的院门口停下。黎悠下车后打了个电话,有人打开侧门将两人放进去。

院内异常开阔,一望无垠的草坪和别具特色的亭子,黎悠边轻车熟路往里走边介绍说这里是不对公众开放的高级疗养院,费用也是天文数字。

他……住这儿多长时间了?高启凡问。

两年多。她惜言如金,两人沿着蜿蜒的亭子甬道朝里面走,不久来到一幢杏黄色外墙的两层小楼。

他就住这里。黎悠说着推门而入,一名面容皎好的护士朝她鞠了半躬,在前面引路。三个人穿过前厅来到后面院子,院子右边假山旁有个人坐在轮椅上,一名护士在后面扶着轮椅。

黎悠做了个手势,两名护士悄然无声退出去,她拉着高启凡走到轮椅对面,只见那人歪着头,面容蜡黄憔悴,目光空洞而呆滞,没有一丝生气。

“他……怎么了?”高启凡看了半晌难以置信地问。

“两年前他绞尽脑汁阻止对手恶意收购,因操劳过度引发脑中风,尽管找来美国最好的脑专家紧急抢救,仅仅让他活下来,但永远丧失了思维能力。伊宫秋是亚洲钻石级连锁销售商,很多商户就是冲着他而来,这面旗帜一旦倒下伊宫家族将全面崩盘,因此我选择秘密处理,将他安置到这里,在国内宣称他去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宣称他回了国,同时联系多方生意伙伴联手抗拒收购,勉强维持原有生意格局……”

高启凡若有所悟:“但是……”

“但是我毕竟是个女人,是个才三十四岁的女人,我需要爱抚,需要慰藉,需要倾诉,而这些他再也不可能给予。可又能怎么办?我牢牢绑在伊宫家族的战车上,不能理直气壮地寻找真爱,至于包养小小白脸,对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更是危险的行为。后来从圈子里听到斯普简达,听说‘蒙面游戏’规则,便动了心,想到那儿碰碰运气,也许能邂逅一段浪漫,然后就遇到你……”她泪光莹莹,“我必须把你带过来,只有这样才能解开你的疑惑,我不是坏女孩,我只是一个需要爱的女人。”说到这里她泪流满面。

高启凡上前搂着她的双肩:“原谅我的唐突和冒昧,但我敢发誓,从见第一面起我就认定你是个好女人,真的。”

黎悠轻轻推开他,咬着嘴唇道:“现在你已知道真相,我在名义上还是有夫之妇,你不可能得到家庭与婚姻,因此最好把昨夜当作一场梦,以后,以后再也不要见面。”

“这可不是游戏的初衷,”高启凡道,“有人寻觅一生都找不到真爱,而我如此幸运,岂能让幸福擦身而过?我是有耐心的人,我愿意等,直到我们能大大方方携手出现在公众面前,这算不算爱情承诺?”

黎悠没听完就泣不成声,伏在他肩头放声大哭。

半小时后高启凡独自离开疗养院,因为黎悠每个月都要来陪伴伊宫秋一天,这个规定雷打不动。他对此表示理解。

高启凡驱车开出山区,突然将车停在路边,凝视远方,嘴角慢慢绽开出笑意。

他就是伊宫秋苦心竭虑防范的恶意收购方幕后推手之一,几年来一直没放弃努力,正当山穷水尽之际,却意外看到她申请加入斯普简达------而他正是俱乐部股东。于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产生了,在“蒙面游戏”里,无论怎么玩她都会遇到他,因为游戏是可以设计的。

如果没有这桩阴谋,她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情人,真的。然而,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何况仅仅是一场游戏。

想到这里,他摘下西装上端的钮扣,里面有只高清晰摄像机……

第二天,亚洲各大财经报刊头条刊登伊宫秋成为植物人,已住院治疗两年的特大新闻,旁边还辅以照片,与此同时所有网站闻风而动,展开热烈讨论。几个小时后股市开盘,伊宫家族控股的集团直接跌停,投资者出于对其前景丧失信心,纷纷抛售。

一周后,有投机商宣布收购伊宫家族旗下产业,其价格只相当于两年的五分之一。

一年后,高启凡微笑着坐在“蒙面游戏”包厢,满怀期待地等待新猎物光临。门开了,一个贵妇打扮的女士出现在眼前。

“黎悠!”

他惊呼道,身体如被梦魇定住一般,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逼过来……

高启凡说得对,谁都玩不起这个游戏,包括他自己。

(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