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饮食
臆想 :第五篇 上岸的鱼
发布时间:2019-08-13
 

臆想上了岸的鱼

      有点冷,是突然来得冷,让人措手不防。知道冬天本应该就是冷的,可是这冷就是让人忍不住惊愕一下。就如大姨妈不正常的女生,来了又惊愕,不来又焦虑万分。葙菲子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有无尽的自我毁灭,可是她是一条生活在陆地上的鱼没有脚没有办法挪动,一切的想远行,想逃跑只是一片幻想。而这幻想又是三秒钟的记忆,三秒前记得,三秒后忘记,不停的来来回回重复,记得逃跑,忘记逃跑,记得逃跑,忘记逃跑……

      葙菲子想假如真的是一条鱼是谁把她诱骗到岸上呢?关于水的记忆她为什么没有呢?玻璃杯中水仿佛在流动,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一个漩涡,水花一朵朵的上升下降,葙菲子在想难道又要穿越了。掐了一下胳膊知道自己又沉浸在幻想中了,可是仔细眨巴着眼睛,水杯中的确有一条鱼。蓝白相间的鳞片反射出蓝色的线条,白色的音标,听到类似海豚的声音;尾巴也是透明的蓝色,煞是好看。鱼在水中漫步,自由自在。葙菲子说:“我真是一条鱼就好了。”鱼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葙菲子知道,鱼估计待会还会说我是你前世啊,真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葙菲子想和他走到今天这样不问不说的情况,是不是她脑子出问题了。鱼很认真的说:“其实知道你想现和我一样钻入大海深处,游走,消失。你来,跳进来嘛,我们一起游走,自由自在的游走。”葙菲子眼前出现一片蓝色的大海,各种蓝色在海面交汇,深深的蓝,浅浅的蓝,光滑的蓝,粗糙的蓝,安静的蓝,躁动的蓝;一片蓝色,阳光赶来一层层穿透这些蓝,带着极光一直往下再往下到想象的尽头还在往下寻找。葙菲子,游泳不太会,只会憋着气闭上眼睛游。鱼晃动着身躯,在水中尽情的享受水温柔细腻的抚摸,沉醉与一场浪漫的与水的融合中。葙菲子闻到某种骚动的情愫,她钻进大海,在寻找自己的鱼。

      玻璃杯中的海水被风带着私奔,不停息的向前流动,而太阳,月亮仿佛好事者般一直紧追不舍着看小媳妇私奔。葙菲子就这样裹入了私奔中,不用游跟着海水上升下浮,一切都是轻轻的。她睁开眼睛,海水打湿睫毛,霸占了白色眼眶,眼球慢慢变成了蓝色。葙菲子想,有一颗蓝色的眼球也是不错呢,海水中光线也有了影子,似乎变成了细细的一条黑色的线。她想要抓住一些东西,可是除了水还是水,她想要伸手碰那根黑色的线,可是一切徒然。在水中手和脚是多余的,就像秋天树上的枫叶知道往下坠落是唯一的宿命。她知道她的手和脚在大海里慢慢的在坠落,只是没有疼痛没有知觉,只有意识里面知道它们即将远去。突然一阵风,不能单纯说它是大风,或是狂风,还是妖风,想应该是专属海的风带着强劲的拥抱而来,把葙菲子卷进了最开始是一根线后面是一片网的黑色中。她睁着眼睛,看见黑色的水,不过水依旧很光滑,很温柔还有一种类似勾引的情愫在里面吧。突然让葙菲子想到小时候的一段难以言齿的经历,七八岁小小的她进入了一间昏暗的卧室,墙壁上提着一些陈旧模糊的画,由于光线不好和通风效果的不佳,画纸散发着腐烂的气息。靠近窄窄的窗户旁边是一副没有穿衣服女人的照片,当时葙菲子不知道这叫做裸体。屋子里面放着老久的衣柜,黑色的漆像四处飞溅的水,不均匀漂浮在柜子上。大了再看到这样的柜子总担心里面会爬出来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鬼。床上乱七八槽放着一堆衣服,干净的有,脏的也有,床脚的内裤散发着龌龊下流的气流。十多岁的男孩子进来,牵起葙菲子的手告诉她:“我们一起玩一个游戏吧,晚上时候看见大人在床上都这样做。”葙菲子知道男孩讲的是什么,她有一次看到爸爸妈妈也是这样呢,妈妈在床上赤条条的躺着,爸爸在妈妈身上叠放着,爸爸总是不停像乌龟一样的伸缩着脖子,妈妈却安静的躺在下面。葙菲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样?男孩子牵着葙菲子来到床边,让葙菲子坐在床沿上,他俯下身把葙菲子的鞋子脱了,整齐放在床边,然后把葙菲子的裤子脱下来整齐叠放在床头,然后葙菲子静静躺着,她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心里木木的,不过全身的抖动提醒着她活着。但是她不敢张开眼睛,死死闭着,男孩子想一团黑云慢慢压过来,有一种喘不过来气,可是葙菲子没有动弹依旧木木躺着。有东西往下面钻,软软的热乎乎的使劲往下面挤,往下面摩擦,葙菲子感觉就像一只蚯蚓在下面游动。她张开眼睛,男孩子涨红的脸像一盆热水一样泼近眼睛里面一团炙热的刺痛;她听见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气息像一根粗粗的麻绳把葙菲子勒紧满身都是淤青。葙菲子以为有一些记忆会被长大这个词语碾碎,消失,但是在一片黑网的包裹压迫中,死去的记忆真真实实的又活了过来,而且活得如此清晰,如此深刻。黑网越来越小,葙菲子手脚紧紧的贴着身体,平平躺着,让黑色使劲网住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的网不再缩小了,葙菲子依旧平躺着,勒紧的力量仿佛也不存在了。她知道她应该是慢慢变小了呢,虽然平躺着但是有一种被蜷缩变小的熟悉。海水似乎在下沉,葙菲子的耳朵,鼻子,眼睛,嘴巴,肚脐,阴道,屁眼凡是可以进入身体的所有通道都有一股海水灌进来。有时猛烈,有时细腻,有时张狂,有时温柔,有时刺激,有时平静,海水一直不停灌进来,红色变淡,慢慢消失。身体变成了蓝色,十个手指,十个脚趾被黏住,变成了一片薄薄的屏风,左右摇摆着。体内的器官一直灌海水,膨大,再膨大最后爆炸变成红色的微粒在海水中漂浮。葙菲子想自己就是一条鱼吧。海水又开始上涨了吧,葙菲子感觉自己一直上升,上升。嘴里面,耳朵里面,眼睛里面,鼻子里面,肚脐,阴道,屁眼周围都是气泡。蓝色的气泡里面是红色的气泡,一层又一层包裹,变成了蓝红色的血球。葙菲子感受到身体越来越轻,也越来越透明,全是蓝色,她知道找到了自己的鱼,光线掉下来变成了白色线条,原来自己就是自己要寻找的蓝白色的鱼。可是为什么她游不动呢,只能停止在海水的中间。

     手一滑,玻璃杯掉在地上,碎了一片,水溅落在葙菲子的脸上。没有鱼,没有海水,没有蓝色,只有无色的水嘀嘀咚咚湿了一片。葙菲子知道她是一条上了岸的鱼,长着行走的双脚不过只是掩饰而已,她知道她注定要被圈养直至到渴死。看见墙壁上贴着的红色大大的喜字,她疯了一样的撕扯,玻璃上的喜字,镜子上的喜字,门上的喜字,墙顶上的气球全部统统的扯下来,剪成碎片。从窗子往外面抛洒,一片嫣红在落日的覆盖下变成了暗暗的殷红有点渗人。对面窗边站着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小女孩,白皙的皮肤,纯黑色的眸子,她看着这些红色碎片开心的朝葙菲子笑着,小小的手在窗户上胡乱的画着……葙菲子不知道,红色衣服的女孩子其实在告诉她,她在等着她。

      钥匙又开始扭动了,声音忐忑中有些荒诞的滑稽。他回来了,没有言语,只有他像抚摸宠物一样的在葙菲子的头上搓揉的几下便又开始了一场沉默的黑夜。三秒的记忆总是来来回回的折磨着葙菲子,她知道又有一场似曾相识的痛苦在黑的夜里徘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