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音效
《野梨树》:一部台词可以出书的电影
发布时间:2019-07-05
 


上周末,通过豆瓣的推荐,我看了一部土耳其电影《野梨树》


以下,是一篇影评。(文章较长,建议打开这首好听的BGM配合阅读)

三小时的片长,在观影期间,有好几次都让我想要放弃,影片以大段大段的对话进行叙述,镜头下的土耳其,美如画。


男主是一个愤世嫉俗的文青,主要讲述的是他大学毕业后,返乡,写了一部小说,筹钱出版,最后达成心愿,并完成了一些人生意义的探索的故事。




故事从他大学毕业后的返乡开始。


他有一位在小学担任教师的父亲,父亲周末会到寄居在乡间的爷爷家去,他坚持做一件事,就是挖井,无论周边的乡民怎么劝说,父亲都坚信,井里会挖出水。这水,能让这个地方充满绿意。


「到底这井口能不能被挖出水呢」,观影不到十五分钟,导演就向观众抛出第一个疑问。后来我们得知的,「挖井」是贯穿影片的一条线索,而「通过挖到井水,来灌溉土地」,这件看似不切实际,却被父亲宣称要做到的事情,如诗般梦幻,或许你还没有注意到,导演自此已经为影片奠定了文艺美学的基调。与此同时,他还如主持人般向观众宣布,本片以台词见真章:故事及其背后的哲理,都在台词里。


现在,你做好完成「阅读理解」的准备了吗?




台词美学


自然科学


有青蛙但没有水,你的大脑在哪里?


父亲对爷爷的质疑,回应道这样的话语,这句话看似十分科学,却也存在纰漏。青蛙是两栖动物,小时候只能生活在水中,水,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但青蛙长大后,是可以到陆地上去生活的。因此,井口附近出现的青蛙,也可以作为在陆地上栖息的动物看待,井口附近不一定有水源。



父亲看似有力的反驳,细想后,论据却站不住脚,也为影片最后,父亲放弃挖井,向现实屈服,埋下了伏笔。此处,甚至还展现出了一种荒谬的感觉,怎么能从一只青蛙,来推断井口附近是否有水源,这种荒谬,不仅存在于父亲的话语中,也笼罩在父亲的人生中,堂堂师表,晚年却沉默赌博以至于压上房子,更不听劝地醉心在干旱的土地里挖出一口井水。


宗教哲理


关于独立思考


为什么我们总是喜欢引用最知名的同伴的话,那里没有其它重要的学者了


有时,火花消失时,人们会试图让次要人物复活,这是你在做的事情


最重要的人物是引用最多的人物,这很自然,不要把它,作为承认的问题


我并不是说我们该偏爱鲜为人知的人,而只是看他们所说的和所想的



关于这组谈话,我想到了两种常见的人的倾向。


一,是我们喜欢去表现我们是一个xx的人,于是我们去引用名人名言,或许,我们不曾阅读过其出处,甚至没有弄明白其本意,但我们通过引用,会给自己一种满足感,满足对自己「掌握了知识」或者「懂得了道理」的需求。


二,是大家似乎更关注「第一名」,无论事情大至「登上月球」,还是小至「考试排名」,先拔头筹,更看重时间先后,不可否认,「先做到」是一种值得表扬的智慧和果敢,但缺陷也是明显的,那便是轻视了成果呈现的完善性。


我更赞同,我们根据自己的喜好,把目光投向需要关注的点上,这样,才能真的学到技能和懂得道理,「引用」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一种表现方式,巨人何其多,如何筛选,靠的是独立思考的能力,如此,才能应对万变。



  以《古兰经》为引子,展开对作家作品和读者解读的讨论



想象建筑师盖楼,他的工作很详细,他给了工头一个计划,但没有告诉他如何铺砖,因此,建筑者用他们的主动性,将自己的解释添加到建筑物中


如果每个人都制定了自己的处方,那么世界上的宗教,就会和人一样多


但我们的处方,已经签署,由医生签名,我们去药房索要特定药物,如果他们没有它,他们提供相同的,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的药


这个讨论没有尽头,这完全归功于人们


我选择毫无疑问的顺从。你认为可以通过有限的洞察力,来刺穿神秘并渗透上帝的伟大智慧,那么疯狂就是你的选择


面对权威,不应该盲从。


对于作者的作品的理解,我认为也如是。作品在作者停下最后一次笔触的书写后,就与作者再无关系了,你可以通过阅读作者对作品的解读来拓宽你的理解面,但并不需要你完全遵从作者的意志去理解作品,读者对作品的阅读,是一种再创造的过程,读者应该有自主性,去感受美,理解美。


陈腔滥调总是揪着人的有限性和上帝或者其它未知力量的强大来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信仰(有神论还是无神论)


谁需要自我批评


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自我祈祷,通过这些祈祷,我们揭示了我们所有的缺陷和失败


是否有更好的自我批评


那么做我们喜欢的事,然后晚上忏悔并放松


一个信徒,需要在所有事情上表现出常识,你应该谨慎和深思熟虑


为什么只是信徒,其他人不需要常识吗


但信徒用更高的道德来测试自己,因此他感到额外的责任


但他感受到,因为他被告知他应该


为什么我要责任在身


没有比凭良心和自由意志行事,更可靠的人。因为他建立了这个责任,他不是接受的,所以他必须承担他行为的所有后果


谁说自由意志是免费的?即使它是,你怎么能相信它。这不是为什么,没有勇气的人,选择奴役而不是存在的原因吗

……

大多数人都是信徒,人的道德支柱是信仰


为什么无神论的国家,犯罪率非常低


这意味着,公正和道德,与信仰或宗教无关


那么,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人们不会感到孤独吗


这些国家的犯罪率可能较低,但自杀率很高,人们不犯罪,但他们也不开心


你更喜欢哪个,有人写道,如果真相被证明是在伊斯兰教之外,他宁可相信伊斯兰教而非真相,这证明了一个著名的论点,即信仰不想知道真相


信仰是对不可思议的信念吗


信仰未知


底线就是,你想生活在一个存在上帝的世界,还是一个他不存在的世界




最后,谈话以一首尤努斯·埃姆雷的诗结束,「我沿着一条路走,我看到一棵高高的树,非常迷人,非常甜蜜,我的心,怎么样?」尤努斯·埃姆雷是13世纪的土耳其诗人,他相信,人的存在乃神的赐予,人意识到神的伟大,热爱神,因处于恬静和激情中而感到幸福,诗歌中表达的悠闲与美好,都在神的赐予下塑造形成。对话者都是信徒。


不可否认,信仰带给人精神的力量,我不清楚自己是属于哪一个派别,但我认为心理的平静和自得,是最好的归宿。




社会的折射


  官腔与踢皮球,是社会的映射


一见面,市长就询问男主,你是某某的儿子吗,谁是你的父亲,他是做什么的,不是中国才有拼爹,这可是世界通行的。



男主的书,既不能作为具有导游的宣传性质,也不基于事实,只是以文学方式虚构的个人著作。对市长和委员会而言,可以说是无利可图的,无论市长宣称自己的政府是多么为公众敞开大门,自己是多么努力为大众服务,这些言辞也只作为了官腔推脱,看似问心无愧,实际道貌岸然,最后把男主的问题支给了一个披着文学爱好者外衣的,同样唯利是图的商人那里去。


 野梨(丑陋又无权的事物)

这个概念,第一次出现,是在男主向市长请求资金援助,出版自己的书时,浏览手稿的市长说出的,当时,市长将其认错为一个同名的地方,以家人曾到那里当过兵,有熟悉感,来夸赞男主「知道得不少」。


但当男主解释道,他书中的野梨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指野梨树的时候,市长显然兴趣锐减了,因为野梨树,是那些粗糙,发育不良的树,尽管这个地方充满野梨树,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在这里,导演给我们揭示了一个道理,面对没有情感上的亲密关联,又是丑陋、默默无闻的事物,是不容易提起人的兴趣的,即使它就存在于你的周边,与你朝夕相处。


 愤世嫉俗的初生牛犊



男主在一个书店,偶遇了最著名的本地作家苏莱曼先生,在还没出版过任何作品、得到任何认可的情况下,自称为年轻有抱负的作家,主动与苏莱曼先生攀谈,在谈话中,男主用轻佻的口吻,质疑一切的态度,对概念进行定性,提出,如「文学,笔与纸相遇时,除了语言之外,没有其它的中心,你是否相信这件事情」,这种空泛且主题庞大的问题。



明明是初生牛犊,却没有谦逊与学习的态度,高高在上、以为自己无所不知的姿态,着实让观众喜欢不起来,观影及此,你是否会联想到昔日「奋进」的自己,会不会也在无形中成为了目中无人的初生牛犊呢?、



象征:野梨树和挖井


影片最后,父亲对儿子关于野梨树果实的怪异,和人性的怪异,说出了以下这番话。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气质,关键是能接受和喜欢它,野梨的果实就像你说的那样畸形,但有几天早餐,我吃了它,非常美味」。


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也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怪异性」,但无需担心,你可以去喜欢它并接受它。如果你还是感到疑惑,影片最后给了你答案。


「生存还是毁灭」,生存则求变,即使父亲向现实屈服,不再挖井,男主仍愿纵身跃入井中,继续向下凿井,在漫天飞雪里,捍卫自己的梦想,毁灭则自缢在井里,当然,毁灭是更轻松的选择。

看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