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栏
棉花-动物世界一生活
发布时间:2019-10-19
 
 花语 


一粒种子不知道会温暖你多少个日日夜夜--棉花


 序言 


一粒不知道经历过几个寒冬酷暑的种子,某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在一角落中试探性的顶了顶头上的土壤,透过一细小的裂痕中看了看外面的世界,皎洁的月色,洒在远处的树叶,他想,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便悄然探出了白绿色的小头。期待第一天的太阳。


 正文 


海平面慢慢的变得红彤彤,像蛋黄一样的太阳露出了半个腰,渐渐的爬上了树梢,当第一束阳光穿透深林照射到房顶的时候,花弟(小猪)早已经来到动物学堂,动物王国欣然的一天,早已开始。太阳只是一种迟到的问候。

  花弟的妈妈此时还没有赶到上班的地方,此时是冬天的7点钟,路边的灯光装扮了这座深林,一片一片金黄色。


  花弟他们是住在这座深林的边缘处,每天6点多花弟的妈妈就会起床做早餐,懂事的花弟也会在闹钟响后慢慢的起床穿衣服洗漱,上班对花弟的妈妈来说是远了点,但是为了生活,为了家庭是幸福的,累一点,都是值得的。每每同事见到他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


  花弟妈妈小组中有几位共事的同事,鬼叔(乌龟),代赤(刺猬),乌也(青蛙)这就是他们小团队。


  鬼叔是住在另一个小深林的一池塘中,上班不是很方便的需要走很远才有公交站台,同事都劝他搬离那边,但是他说:“住那边!他老婆上班方便些。”然而每日他都需要走很远的路,去赶公交车。现在鬼叔的速度可能比兔子都快了。在他们饭后茶余的时候,他们总喜欢说到:“鬼叔!你是不是当年龟兔赛跑中的乌龟呢!”


  代赤她就住在离上班几公里处,坐公交也就几个站就到了,同事们都很羡慕她,并且她是本地人,家中有几套房子,在这里上班也只是出来解闷,由于她一身的刺,同事们和她聊天都有一些距离。每每坐公交车的时候,大家见着她来了,都会让一个足够的空间,生怕被刺着。


  乌也在这个时候本应该是他冬眠的季节,但由于生活的压力,得养家里中五个蛙儿子,他不得不放弃冬眠,继续工作。有一天由于乌也太困,就在公交车上睡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公交车都到了总站,这时候已经过了上班打卡的时间,他却很赶的转车回到公司。老板发现他迟到了,立马按旷工一天,处理,最后他还是默默的上着班。几天过后,他们私底下讨论着,乌也说:“如果是我当年的性格,立马辞职走人,但是现在不能了,都是为了生活,为了家庭,能忍就忍一下了。”


  这就是他们的小团队成员!他们同事与同事直接也就上班有交际,平时下班之后都是忙着自己的事情,有着自己的圈子,几乎没有交际。


  今年的冬天感觉比往年要冷些,一天夜里花弟肚子有些痛,懂事的花弟不想妈妈那么担心就忍着,可到半夜的时候巨疼难受就发出了响声。花弟妈妈迷糊感觉到花弟在动一动的,就问:“花弟!你怎么了?”


  这时候花弟小声的说到:“肚子痛。”花弟妈妈把花弟楼在怀中感觉到花弟的脸也很烫,立马起床穿上衣服,抱着孩子。开车去医院。一路上花弟妈妈都在问花弟好些了不,花弟笑着说:“好些了!”终于到了医院。抱着孩子边走边喊道“医生!医生!我家孩子肚子痛,额头还很烫。”医生用温度计量了量体温,40度。医生说:“小朋友,你肚子还痛嘛。”花弟摇了摇头,医生接着说:“这可能是病毒引起的发烧,也导致了肚子痛。我先给他开一些退烧的药,但是孩子得留院观察。”随后花弟吃了药,躺在病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花弟妈妈摸了摸孩子的手。之后来到了走廊,拨通花弟爸的电话说到:“你一天就知道在外面出差,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边带孩子多累....”说完之后突然就哭了起来。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花弟醒了过来,看着躺在身边的妈妈,安静的看着。不一会儿,医生过来了,花弟妈妈也醒。再次给花弟量了体温,依旧是40度。医生说:“你们家长需要留下来,照顾孩子。还没有退烧。”


  随后医生给孩子打起了点滴,花弟妈妈出去给领导打电话:"狼总,打扰了,我家孩子现在在医院,发烧到40度,现在还没有退烧,需要人照顾。今天需要临时请假一天。"


  狼总说:“你孩子病了我们特别理解,但是如果请事假,公司的人力需求上就会吃紧没办法协调,也希望你能理解公司,并按照公司的规章如期上班,辛苦了。”


  花弟妈妈不淡定了说到:“我孩子发烧40度,您觉得还能安心上班吗?我来上班是为了生活为了家庭,当家庭出现严重问题时,工作还重要吗?”


  狼总说:“我能理解你,但是工作和家庭肯定需要协调开的,所以事假无法批准,抱歉。”


  花弟妈妈无奈的挂掉了电话,看着孩子还没有退烧,她依旧留了下来,到了下午孩子的烧才逐渐退去,花弟的妈妈也安心了很多,那天花弟继续留院观察,天亮了,花弟的病情得到了稳定,花弟妈妈便去了公司,在公司的公告栏目中已经通报,昨天她没有来上班,按照旷工处理,让所有员工引以为戒。花弟妈妈并没有多说,也没有去找上司理论。继续做着手中的事情。


  过去了一周,花弟的病也好了,花弟妈妈在那一天一早递上了辞职书,上面写着:“在不陪陪孩子,就长大了。”领导轮换的来说服花弟妈妈,希望她能留下来,花弟妈妈去意已决。最后领导们都批准了。当她走出公司的那一刻,感受了一种轻松。第2天,公司已决安排上了新的员工做花弟妈妈的工作。


  花弟妈妈决定陪孩子一段时间,在去找工作。自己也好好休息下,调整下心态,那天晚上花弟妈妈对花弟说:“明天,我们去乡下的外婆家去看看外婆。好不好!”花弟听了开心的蹦了起来拍手说到:“好呀!好呀!”第2天,花弟妈妈带着花弟去到乡下的外婆家,一路上的风景,花弟在车上不停的问妈妈问题,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太好奇了。虽说这是一个冬天,但是小小的心中都是充满着希望,对这个世界渴望着美好的未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外婆家,外婆看到孩子来了,开心的小跑了上去抱起花弟,从衣兜中拿出一块糖说:“这是我留给花弟的。”花弟开心的拿过说到:“谢谢!外婆。”他们边走边聊着天,


  那晚他们吃着香喷喷的饭菜,晚饭过后,花弟缠绕着外婆说:“外婆!外婆!讲一个故事。可以不!”


  花弟妈妈说:“你别烦外婆了,我来给你讲吧!”


  外婆说:“没事!我来讲一个吧!以前你小时也是这样的!”


  “在宇宙的另一头,有一颗和我们居住的一样的星球,哪里有一座山,山下有一块宽阔的土地,每年都会有一粒种子从山上滚下来。滚到自己想到的地方,可是呢,那些种子都没有发芽,过了很多年,周围的土地都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儿,各种各样的蝴蝶来往不觉。热闹极了。但是这片田野可就是那样安静着。不道周围的田野迎来了多少个日夜的繁华,但是这一片土地沉寂着丝毫没有一点变化。”


  “外婆!这块土地为怎么不能长出美丽的花花呢?”


  “其实这块土地是上天恩赐的最好的一块土地,他在等待最合适的种子。”


  外婆又接着说:“终于有一年,有一粒种子冒出了小头,看看了看周围如此荒凉,便退了回去,还是没有等到生机,又过了一年,从山上滚下一粒种子居然发芽了,一夜之间就长出了懒绿的小苗。它的出现很快就打破了这一片土地的宁静,天一亮,周围的昆虫们都围了过来,大家都很惊讶着,这一块终于有一株小禾苗了,大家也都好奇着,这是一株什么样的禾苗?之后的每天昆虫们都会来看看这珠禾苗,也都会细心的照顾着这珠禾苗。这是一株幸运的小苗,它每天看着太阳笑眯眯,听着风儿唱着优雅的歌,它茁壮的成长着,不久就开出了花儿,长出了满枝头的白色的果实。里面是软绵绵的,摸起来很是舒服。周围的一村民路过看着这里有一株棉花!就随手摘走了全部的棉花,边摘边说道:“这一株棉花长得真好,这一片荒凉的空地应该是一块不错的土地,明年就来这一块种棉花吧!”


  这时候花弟已经在妈妈的怀抱中睡着了。


  外婆讲得很投入继续的讲着:“不久之后,这一块土地上发生了一场战争,抢走了这里所有的东西,也包括村民摘回去的棉花,村民们也都早早的远离这块土地,不知道何方是他们的家园。


  等到来年,这一片还是荒地,在也没有种子从山上滚下来了。这一块土地就这样一直荒凉着,但是每一年迁徙的昆虫,鸟儿们都会在这里一块土地上休息。


  这一块肥沃的土地继续等着合适的种子前来生根发芽!”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大家睡意浓了起来。花弟妈妈说“妈!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花弟这睡着了,我把他先放在床上去。”随后她们都陆续的去睡觉了,那晚外面有一种死一样的寂静,花弟妈妈睡得很香,外婆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外婆已经做好了早餐,花弟妈妈慢慢的醒了过来,轻轻的靠近花弟耳边说道:“花弟!太阳晒屁股了!”今天的花弟并没有翻滚一下,花弟妈妈想昨晚他是睡得有多香,花弟妈妈就先去洗漱了,等洗漱过来,看了看孩子的脸,居然是苍白的。感觉到不对,立马跑了过去,发现呼吸也很微弱,花弟妈妈立马抱着孩子开着车去到医院,很快就到医院了,立马送到了急症,可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花弟妈妈给花弟爸爸打着电话:“孩子!不知道怎么又生病了,现在在急症室,你回来把!.....”说完就挂掉了电话!花弟妈妈坐在哪了焦急的等待着。


  手机响了起来,是外婆打来的,“孩子怎么了?你们这在哪里?”


  “我们这在市医院。”


  “保佑吧!孩子应没事的,我这就坐车过来!”


  就挂掉了电话!过了好一会,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说:“真抱歉,没有抢救过来!你孩子得的是x病,来得很突然。”花弟妈妈的心里防线一下就蹦了,蹲在急症室门前哭了。医护人员过来安慰着,把花弟妈妈扶到了休息室,不久外婆也赶了过来,看见女儿坐在休息室,眼神有些呆滞,外婆的心一下低落,慢慢的走了进去,走到了女儿的身边,花弟妈妈一下靠在母亲的怀中,哭了起来。这时从外婆的眼睛中滚出一滴泪水,掉在了花弟妈妈的脸颊上,花弟妈妈起身扶着外婆,坐了下来。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这一坐就就是2天,水没喝饭没吃更没有睡觉。然而并没有等到花弟爸爸前来。


  花弟妈妈终于起身了随后说:“妈!我们回去把!”花弟妈妈扶着外婆,慢慢的走出了医院。开车回到了外婆家。花弟妈妈心里是很希望花弟爸爸出现,可一直没有出现,花弟妈和外婆处理好了花弟的后事,她们带着花弟的骨灰盒,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路上花弟妈和外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听见外婆抱着花弟的骨灰盒说:“花弟!你看外面的风景真美,我们这带你出去看看。”不知道她们走了有多远,走了多少个日夜。有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她们眼前出现了外婆故事中说的那一片荒地,荒地周围开满着美丽的花儿,在这时候的黄昏阳光照耀下,显得很别致。他们停了下来,周围的蝴蝶飞了过来,在他们周围一直的飞舞着,他们下车走在田野的小路上,走着走着,便看见前方有一株棉花。可这时候的棉花已经是枯枝残叶。他们走近一看,只见满枝头的昆虫。他们慢慢的走到了山脚下。坐在田埂上看着这最后的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