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栏
《将夜》夏侯被西陵算计恼怒,叶红鱼成宁府“不速客”
发布时间:2019-08-15
 

夏侯被西陵算计恼怒:

现在西陵的计划完全抓着夏侯不放,但是他们知道进入巅峰的人多少都有些自傲,况且掌教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因此只有做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让他替西陵做事。但是西陵和夏侯都只有一个目标,如果一旦做成了,再想让他为自己做事就更难了,所以为了长久的将他留住,掌教想到将夏侯功力提升的办法。其实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提升,通天丸只有一颗在知守观,所以给夏侯的那颗相当于“毒药”,如果不听西陵的话,夏侯的身体就会被反噬,好不容易步入世间最强,他没想到西陵会用这招。而且他和唐交战的时候并不是随便入境的,而是这颗药丸的作用。




西陵的招数就是善于抓住别人的弱点,夏侯的弱点并不是自己的修行,而是唐国王后夏天,西陵说到夏天就说到了夏侯的心坎里去了,只有自己强大了除掉了想除掉的人,妹妹才能变得更安全。连夏侯都看得出来西陵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根本就是打着光明的幌子而已。夏侯的下一步目标就是皇宫,其实他对谁都可以不笑,但是见到了妹妹就想把全世界给她,夏天之所以被感动是因为哥哥归老不征战了,而第二就是她知道夏侯的性格和脾气,尤其是宁缺这件事上亲妹妹都管不了。




西陵这次是想把宁缺置于死地,之前的那些棋子都是一些小人物,而宁缺也不是小人物了,所以那些人死的很容易。不过这次夏侯归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况且西陵并不会安排这一个人,另一个被当做棋子的就是知守观的天下行走叶青,如今已经出观享受自由。西陵抓住了他最感兴趣的话题来提醒他,唐国的书院里藏着他想找的东西。



其实夏侯一个人物就够宁缺琢磨的,而叶青的到来着实把整个唐国变的紧张起来。书院里的人才济济,但是却不能来一个挡一个,否则书院就会受到大麻烦。宁缺也做好了迎接的准备,重金买的院子和湖以及书院师姐帮忙布的阵法都可以保护宁缺。书院的大师兄李慢慢也亲自找到了叶青探些口信,其实叶青的目的并不是想直接杀了宁缺,而是将他的身份搞明白。因为这么多年刚出来并不是很了解唐国和书院的发展了。




叶红鱼成宁府“不速客”:

荒原回来以后叶红鱼在西陵并没有过好每一天,不仅仅要被歧视降了洞玄,还要被天谕院罗克敌欺辱,他可是一个见到女人就胡思乱想的,尤其趁着叶红鱼有伤,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而没有得逞以后也“贼喊捉贼”的让西陵抓人,为此在西陵的眼里叶红鱼就是一个叛徒,不仅仅是罗克敌告状于掌教。而他们担心的问题并不是叶红鱼离开,而是她的哥哥叶青的出观,如果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西陵被巧妙的利用了。




宁缺为了对付夏侯买了豪宅还布下了阵,整个书院都为他担心,这个时候叶红鱼闯了进来,虽然她的目的并不是想杀宁缺,但是却在这住了下来。宁缺和她的关系只有恐惧害怕,但是桑桑对于新来的女人多少有些警惕性,因为宁缺刚刚和她定了亲,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来找宁缺的话,桑桑不想让她变成第二个莫山山那个样子。但是叶红鱼的性格就是自大自傲,不仅仅是宁缺要伺候她就连桑桑也要听她的,虽然她已经降入洞玄,但是她的剑法还是天下闻名的。




不过叶红鱼也没有想到这里的桑桑竟然是自己人,就是西陵的大神官,因此对她客气了许多。其实对于叶红鱼这种女人而言,自己在我西陵遭受的一切她都不会向别人说起,因为她觉得这是一种耻辱,而这些她的哥哥完全不知情。宁缺倒是可以猜出来一二,但是现在的他是特殊时期,夏侯随时都能来,因此叶红鱼的到来不仅仅会让她变的危险,更会让自己危险。桑桑发现叶红鱼竟然在看一只手帕,所以她怀疑这条手帕是宁缺给她的,其实自从经历了修行者的世界之后桑桑变的睿智了许多,所以她察觉出来叶红鱼一定喜欢这手帕的主人。




但是当她说到手帕的时候宁缺表现出知道些什么,而不愿意透露更多的实情,可能他觉得这个女人非常有意思。叶红鱼也知道西陵的目的,派出世间的各种强者对付宁缺,现在的夏侯已经赶来都城,叶红鱼主动将剑阁的剑法传授给宁缺,而且还陪他去赴夏侯的宴。但是针对于夏侯来说现在除了西陵能够威胁到他以外,任何一个人都是一只无能为力的蚂蚁,所以他用这种激将法来打击宁缺,让他暴怒后好动手。而叶红鱼看出来这一切的思想,在宁缺还没有怒起来的时候赶快圆了场,其实夏侯的自大并不是想现在杀了他,只要他想死随时都可以,所以这顿饭只是想跟他玩玩。




宁缺被孤立:

对于宁缺来说书院和唐国都是自己的靠山,但是在夏侯这件事情上是有冲突的,即便书院再想帮助宁缺也无能为力,而唐国的唐王因为王后的缘故更不可能帮助他的。但是最终还是由宁缺自己面对,师兄师姐们都为宁缺做了准备,但是以现在夏侯的实力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宁缺的目的,而且在赴宴的时候夏侯一语道破还羞辱了宁缺一番。这是宁缺没有想到的结果,当时他也慌张,而这也是夏侯正想得到的效果。




不过叶红鱼在此期间帮助他的有很多,其实这次过来有可能是报恩的,当时在魔宗山门中的一切都被她记了下来,也许她是一个在艰难时刻得到别人对她的好之后就特别容易感动的人,而宁缺不仅仅在山门救活她更鼓励过她。现在他的身边除了桑桑还有叶红鱼以外两个女人,其实是孤立无援的,因为无论是夫子还是师兄们都劝不住他。夏侯虽然归来,但是心心念念的是自己的妹妹,因为他知道杀宁缺是迟早的事情。宁缺在唐国的重要性没有谁比夏天和唐王更明确的了,不仅仅是书院的天下行走,还是唐国阵法的守护者,如果被夏侯打死了,唐国也会处在危机之中,正中西陵的下怀。




但是并没有人出来帮助宁缺,书院里的弟子众多,但是都是夫子的弟子,如果没有夫子的允许他们只能作为宁缺的辅助。而叶红鱼现在没有完全参透柳白的剑法,洞玄的她打伤一个人都需要耗费很多元气,更别提帮助宁缺了。宁缺倒是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对于叶红鱼提出来的帮助以及给自己的剑法,不可能一时之间就参透明白。宁缺已经做好了被打败的准备,所以想让桑桑回到渭城,但是刚刚要成婚的他们现在要经历生死,这不是桑桑想要的。




西陵将世间的强者都派了过来,包括刚出观的叶青、天擎的七念、魔宗的唐,但是对于知守观的叶青他的身份而言,虽然修行境界高,但是妹妹还在宁缺的家里,所以叶青是不会轻易的伤害宁缺的。而魔宗的唐妹妹也和宁缺是好朋友,如今进入了书院学习,如果想伤害宁缺的话唐小棠也会站出来的。对此宁缺能够顺利的躲过这一节吗?


相关阅读